联系宏源
  • 电话:0373-3878302(吕Sir)
  • 传真:0373-3878301
  • 手机:15137380542
  • 客服QQ:1092327062
  • 邮箱:1092327062@qq.com
  • 地址:新乡市陈堡工业园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靠成龙豪赚68亿!却品牌被毁,夫妻反目,最惨老板都经历了些什么

html模版靠成龙豪赚68亿!却品牌被毁,夫妻反目,最惨老板都经历了些什么?

来源 | 大江湖解局

一个卖杀虫剂的小商人,却能一跃成为身价68亿的企业家;巅峰时期,花重金请来成龙代言,香港上市,成就百亿家财。

他就是陈启源,霸王品牌的创始人。

这位有着传奇人生经历的商业大佬,甚至有着传奇的身世??陈霸先的后人。

公元557年,功高盖主的陈霸先,灭了南梁,建立了陈国,成就了一代帝业。

然而,陈国仅仅坚持了二十年光景,就被隋朝杨坚父子所灭。

陈霸先的后代四处逃散,流落民间的陈家后代,只能靠原来宫里掌握的医术,以中药行医为生。

为了逃避战乱,陈家人逐步南移,最终迁徙到了蛮夷之地广东罗定,并在这里驻扎生根。

1500多年之后,自称为陈家后人的广东罗定人陈启源,以先祖陈霸先的威名,创立了霸王品牌,开创了自己的护理洗发帝国。

吊诡的是,霸王从创立到红极一时,再到日渐式微,也不过二十几光景。

这和陈启源追认的祖先陈霸先,所创立的陈家帝国,犹如异曲同工。

短短的二十几年光阴,陈启源的创业之路,堪称精彩。

但香港的一篇报道,就将陈启源的霸王毁于一旦。生死存亡之际,陈启源夫妻反目成仇,上演了现代版的狗血“霸王别姬”。

商战、暴富、宫斗、衰败,让这位陈家后代,更具有传奇色彩!

1988年的一天下午,23岁的小姑娘万玉华,正在华南植物研究所,低头整理档案。

她刚刚从华南农业大学毕业,学的是植物遗传专业,分配到华南植物研究所,专业刚好对口。

一个普通话不太标准的年轻男子,来到万玉华面前,他要咨询一些研究所可以合作的专利。

此人正是陈启源,他正在从事杀虫剂的生意,想寻找一种新的产品。

由于陈启源出生于中药世家,对植物也颇为研究,两人几句话就聊到了一起。

头脑灵光的陈启源,见到水灵灵的大学生万玉华,不禁心旌摇荡。

于是,陈启源总是借研究植物的理由,约万玉华出来小树林里聊天。

时间长了,两人聊着聊着,就从小树林里聊到了小黑屋;研究课题,也从植物遗传学,转向人类遗传实践。

第二年,两人就修成正果,结婚了!

没太多文化的陈启源,娶到了当时的天之骄女万玉华,肯定是祖坟上冒了青烟。

在万玉华的帮助下,陈启源承包了华南植物研究所的一个实验车间,这是他们事业的起点。

当时,重庆奥妮推出了一款啤酒香波,卖得非常火爆。

红极一时的奥妮啤酒香波

陈启源买来研究了一番,发现一瓶卖4元的啤酒香波,成本只需要1元,再扣除经销商1元的利润,起码还有2元的利润空间。

生产啤酒香波有利可图,在陈启源的怂恿下,万玉华说服华南植物研究所,快速推出了霸王牌啤酒香波。

那时的物资不是太丰富,老百姓口袋里刚有些钱,只要能生产出产品,都能快速卖掉。

霸王牌啤酒香波一经推出,就受到追捧,经销商用麻袋提着钱,来工厂提货,订单像雪片一样,从四面八方飞来。

在时代的红利之下,凭借着这一款产品,陈启源和万玉华,赚到了第一桶金,完成了原始积累。

随着外资宝洁、强生进入中国,大量国外先进的洗护产品开始涌入中国,啤酒香波慢慢退出历史舞台,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。

陈启源不得不寻找下一个利润增长点。

这一次,他又从老对手那里,获得了灵感。

1997年,重庆奥妮推出了首乌洗发露,实现了1个亿的销售额,利来最给利老牌都去AG发财网,并开创了中草药洗护发品类。

重庆奥妮开创的植物洗发露

也正是在这个时候,万玉华所在的华南植物研究所,研发出了新的中草药植物洗发配方。

经过测试,效果比重庆奥妮的产品更好。

近水楼台先得月,陈启源果断地买下了这个配方的专利。

这一年,万玉华正式离开华南植物研究所,全面押注霸王。

陈启源的策略很简单,就是全面模仿重庆奥妮。

第二年,霸王果酸首乌、皂角首乌洗发露正式面市,包装和宣传效果都与重庆奥妮相似。

为了打开市场,陈启源用低价吸引经销商,采用高返利、无需铺货等利于经销商的销售模式,从宝洁手上挖了不少经销商。

至此,霸王在洗发水这个品类,算是站稳了脚跟。

但陈启源的事业,也并非一帆风顺。

2001年,随着拉芳、舒蕾等一些国内家化对手迅速崛起,主管研发和营销的万玉华忧心忡忡,为了应对挑战,她推出了“丽涛”系列,给予回击。

为了一炮打响,万玉华不惜砸下重金,请李嘉欣做为代言人;

然而,事与愿违,这个系列产品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,让霸王元气大伤。

2002年,霸王不得不放弃“丽涛”系列,重新更换包装和广告。

此后几年,霸王的销量才慢慢有所起色。

但是,在众多洗发水品牌当中,霸王并不起眼,他依然没有拿得出手、叫得响的产品。

万玉华需要重新给霸王找到与众不同的定位。

人近中年的陈启源,发现身边的企业家朋友,都有脱发的毛病。

时常有朋友向他抱怨脱发,不少企业家,早早地就聪明绝顶了。

别人的烦恼,就是你的生意机会。

陈启源敏锐地意识到,如果能在防脱发这个细分领域,推出一个洗发水产品,一定能够解决客户的痛点。

2005年,霸王(广州)有限公司正式成立,推出了霸王防脱洗发露,切入了一个洗发水的无人区。

酒香还怕巷子深,光有好产品不行的,还需要广告营销。

陈启源先是请到了头发茂盛的成龙大哥做代言人,花几千万,请他拍了一条广告。

然后,他又耗费巨资,买下各大电视台的黄金广告位,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了一次全方位无死角的广告轰炸。

那段时间,成龙的魔性广告语:头发咣一下,很黑、很亮,响彻了大江南北。

就这样,霸王的洗发水一炮走红。瓶身上带着陈启源浓密黑发头像的霸王防脱洗发水,走进了千家万户。

随后的几年,霸王的防脱洗水成了畅销品,订单再次如雪片一样飞向陈启源,他再一次感觉到了久违的成功。

2008年,霸王的销售额达到了惊人的14亿元,广告预算被加到了3.8亿元,让人瞠目结舌。

第二年,霸王登陆了香港证券交易所,其市值一度攀升到200多亿。

创业二十年,陈启源和万玉华获得了巨大的回报,两人财富一度高达68亿元。

此后,霸王的业绩一路飘红,霸王防脱洗发水,一直是其拳头产品,不断创造销售神话。

然而,高光时刻的霸王,成了对手眼中钉,一个惊天大阴谋就此酝酿。

2010年7月,陈启源还沉浸在上市带来的喜悦之中。

突然,香港《壹周刊》一篇标题为“霸王致癌”的报道,打破了陈启源的美梦。

报道说有一个香港的消费者,向媒体投诉,说霸王洗发水含有致癌物二恶烷。

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。

一时之间,霸王洗发水致癌的消息,传遍了大江南北。

陈启源迅速采取补救措施,请国家食药监局对霸王洗发水进行检测。

尽管检测结果显示洗发水中的二恶烷含量水平,不会对消费者的健康产生影响,依然没有挽回消费者的信心。

陈启源和万玉华苦心经营二十年的品牌,却毁于一旦!

为了争一口气,陈启源将香港《壹周刊》告上了法庭。为此,霸王开启了长达多年的跨境诉讼。

霸王的业绩开始一落千丈,香港的股价也高台跳水,各种各样的危机也扑面而来。

为了解决危机,陈启源和万玉华的想法开始不一致,两人的关系变得紧张,矛盾也越积越多。

2014年4月,两人在办公室讨论业务时,发生了激烈的争吵。

怒不可遏的陈启源,当着众多高管的面,扇了万玉华一巴掌。

万玉华倍感屈辱,冲动之下,与陈启源签订了离婚协议,并要求平分财产。

多年的夫妻情分,由此走向终结。

随后,万玉华退居二线,让海外学成归来的长子担任总裁。

第二年,万玉华受邀参加霸王年华,没曾想,她再次与陈启源发生了冲突。

两人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境地,此时的霸王连年亏损,外患未除,内忧又起。

2016年5月24日,霸王对《壹周刊》的诽谤诉讼案,历时6年之后,终于等来了胜利的消息。

霸王提出的5.6亿元索赔,只拿到了300万港元,如杯水车薪。

自从《壹周刊》的那篇报道以来,霸王6年亏损了将近17亿元。霸王前几年的获利,亏得所剩无几。

有人认为二恶烷事件,是竞争对手对霸王的精准打击,但陈启源并没有去深究幕后真凶。

从最后的结果来看,败诉的《壹周刊》也并非赢家,一篇报道让霸王崩盘,笑到最后的人却始终没有露面。

2016年,霸王沉冤昭雪之后,迎来了业绩的复苏,破天荒地实现了4370万元盈利。

然而,好景不长。

2017年12月27日,久未露面的万玉华,突然上诉至香港高等法院,要求将霸王集团的控股股东FS清盘,以拿回属于自己那价值3.5亿的霸王股权。

不久之前,万玉华意外地发现,自己的股权正处于被摊薄的边缘。

于是,她奋起反击,声泪俱下地在媒体面前控诉前夫,将家族幕后的豪门宫斗,搬到了台前。

这场风波并没有持续太久,在儿女的协调之下,2018年6月6日,陈启华和万玉华达成了和解协议。

与此同时,万玉华撤销了清盘FS的申请,家族内斗暂时平息。

然而,经历过内忧外患之后,霸王早已元气大伤。

2020年,霸王集团营业额只有2.76亿元,亏损了403万元,依然在亏损的泥潭中苦苦挣扎。

霸王的股价也萎靡不振,每股只有0.087港元,成为了一只不折不扣的仙股。

霸王集团的市值只有2.75亿港元,不及鼎盛时期的一个零头。陈启源的家族财富,也随之大幅缩水,已无当年之雄厚。

曾经意气风发的陈启源,早已褪去当年的浓密黑发,成了一位油腻而又秃顶的中年老男人。

二恶烷事件之后,陈启源终究没能挽救霸王,正如霸王防脱洗发水,无法留住陈启源的头发。

在拯救霸王的征途中,陈启源却弄丢了三十年前,和自己一起创业的妻子。

陈启源上演一出“霸王别姬”的戏码,没想到却是一场狗血的宫斗大戏。

不知道陈启源是否后悔,不应该在霸王集团崛起的时候,为了包装给自己贴金,选择了陈霸先这个祖先。

陈霸先创立的短命王朝,似乎冥冥中注定,霸王集团的洗发水帝国,也只是一个短暂的辉煌。

当然,二十一世纪的今天,我们不应该搞封建迷信。

《壹周刊》的那篇报道,可能只是加速霸王集团,从巅峰走向衰落的导火索。

公关能力的缺失,品类太过单一,品牌根基不稳,让通过营销和广告疯狂增长的霸王集团,几乎没有抵抗风险的能力。

一篇小小的文章,将霸王集团的弱点暴露无遗;霸王集团如一个虚胖的巨婴,摔倒之后,再也爬不起来。

只是,可怜了成龙大哥,霸王集团的倒下,给他“代言必死”的魔咒,增加了一个如山的铁证。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返回顶部
Copyright 2013 利来资源llzy All Rights Reserved